*中文字幕乱码高清免费,中文字幕乱码免费,中文字幕乱码免费视频

  1. 取代中國?越南制造沒有機會(轉載)

    導讀:
    過去幾十年激烈市場競爭跑出來的成果,不會在一朝一夕之間被趕超跨越。

    3月2日,三星斥資2.2億美元在越南建設東南亞最大的研發中心,增強人工智能、物聯網、5G等領域研發能力;

    3月14日,英特爾在越南新增封裝工廠,意味著越南將在英特爾CPU供給上承擔更大比例。

    不同于鞋服襪子和各種日用品,高技術水平大項目的落地,讓越南看起來距離“世界工廠”的稱號更近了一步。

    取代中國?越南制造沒有機會(轉載)

    與此同時,中國卻面臨日益上揚的成本壓力。與印度、俄羅斯、巴西等國家的平均勞動能力成本下降形成了鮮明的對比。

    疫情爆發之后,中國的一些出口限制政策在大公司眼里顯得更為“致命”,提升全球產能基地多元化,實現分散供應,成為這些大廠新的追求,越南成了這個過程中最大的受益者。

    2019年8月,富士康在越南購置土地建設廠房,新建越南工廠,同時夏普原計劃在中國建廠生產車載液晶屏,已轉向越南投資10億美元于2020年建成;10月,三星電子關閉在華最后一家手機制造工廠,撤離中國,加重對越南的投資。寶成近幾年遷廠東南亞,越南員工總數逾16萬人。

    除此之外,耐克、LG、英特爾、優衣庫等紛紛在越南設立工廠,承接大量來自中國的制造訂單。

    在工業革命至今兩百年余年的時間里,制造業經歷了從英國到美國,再到日本、德國、韓國再到中國的歷史變遷。如今,從中國向成本更為低廉的東南亞轉移,被看做是下一次產業轉移的浪潮。越南這個距離中國最近的“橋頭堡”,已經被選為了下一個戰場。

    為什么是越南?

    近幾年,大廠將目光投向了東南亞。這個作為擁有6.3億人口,40歲以下人口占比70%,三萬多個島嶼的區域,有著先天優勢的物流運輸條件。

    越南是這一地區發展速度最快的國家。和中國一樣,其過去30年時間里人均GDP翻了30倍,這在全球范圍絕無僅有。

    目前,越南已經開始展望在2045年成為高收入國家。

    關于中國制造業遷出的話題里,越南、泰國被討論的是最多的。東南亞國家中,泰國制造實力最強,尤其汽車產業鏈,一半以上汽車出口賣到全球。經濟成熟性相對較高,但受限于產業特征,成長性一般。

    越南不一樣的地方在于,一直身處中國后方,制造業產業鏈的完善速度快,比泰國更有想象力。

    越南有著9500多萬人口,國土狹長,南北距離長達1650公里。2019年GDP增長率為7.02%,連續2年超過7%的增速,成為整個東南亞發展最快的經濟體。

    2019年,中國GDP是99萬億元,越南約合1.82萬億元,大約是上海的1/2,深圳的2/3。

    文化方面,越南在大的儒家文化圈內,有著比較強的入世取向,政治體制和中國接近,政府效率相對較高。

    近年來,越南制定了多項新的對外貿易協定,逐漸形成龐大且成熟的自由貿易體系。除低關稅外,政府還有“四免九減半”特殊優惠政策,產業跨國轉移熱情提升。

    2019全年,越南吸引外資總額380.2億美元,同比增長7.2%。韓國排在第一,中國香港第二。其中,加工制造業吸引外商投資資金達近245.6億美元,占協議總額的64.6%。

    Panjiva數據顯示,目前美國零售商家具、家電、輪胎等商品的訂單,也正在更加明顯地從中國向越南轉移。

    主要原因眾所周知。中國制造業最為發達的區域依然集中于華南華東,這些地域的生產成本已經非常高,中西部地區成本相對低,但基礎配套設施仍有待完善。

    第一財經《中國與全球制造業競爭力》報告顯示,中國制造業的平均勞動成本增長速度攀升到了13.1%,為全球主要制造業國家的最高水平。

    “廣州”腹地

    河內國家大學下屬經濟大學經濟與政策研究院院長Felix在《溢出》(作者:施展)一書中談到,越南不可能取代中國世界工廠的定位,因為越南經濟的整體規模太小了。

    “越南能做到的最好程度,就是在和中國的經濟聯系中找到越南的比較優勢,把自己嵌在一個合理的位置上,搭上中國的順風車發展起來。”

    Felix認為,越南能夠發展的最佳狀態,就是介于中國臺灣地區和馬來西亞之間的水準。越南不需要有自己的產業政策,因為有“廣州”(泛指中國東南沿海地區)。

    越南企業缺什么東西的時候,都會去“廣州”買,從河內出發只需要不到2天時間。中國東南沿海各類制造業體系完善,能夠提供越南企業需要的各種原材料和零部件。

    相比之下,越南如果完全自主生產這些工業品,就意味著非常高的成本和漫長的建設周期。

    越南的規模太小,“廣州”規模太大,外部性效應對于越南有著極其深刻的影響。即便越南建立自己的產業政策,一旦中國的制造基地出現變化,越南的產業政策也只能進行被動調整。

    對于中國工業品低價格的理解,市場上有不少的聲音和解釋。最流行的說法是,過去很長一段時間是因為中國勞動力和土地成本較低,促使中國制造業快速發展的兩大要素。

    但這種觀點忽視了一個很關鍵的要素:中國制造業供應鏈網絡的足夠強大。對此應該如何理解?可以通過一組數據來直觀感受:

    山東省濰坊昌樂縣鄌郚鎮生產了全世界近1/3的吉他;

    遼寧省葫蘆島市興城市生產了全世界近1/3的泳衣;

    湖南省邵東市生產了全世界70%的打火機;

    深圳大芬油畫村生產了全國70%以上、全球40%以上的裝飾用油畫;

    江蘇省連云港市灌云縣生產了中國絕大多數的情趣內衣;

    河南省商丘市虞城縣稍崗鎮生產了全國超過85%、全世界超過50%的鋼卷尺;

    江蘇省丹陽市生產了全國75%,全球1/3的眼鏡;

    浙江省衢州江山市生產了全國1/3的羽毛球;

    江蘇省揚州杭集鎮生產了全世界60%的酒店用品;

    類似足夠細分的產品數據清單還有很多。有人可能會質疑,這些產品賣得便宜是因為沒什么技術含量,但這種對于成本控制的背后是供應鏈網絡作為支撐,不是一句“低技術”可以概括的。

    低成本優勢

    中國發育出了全球規模最大的制造業供應鏈網絡,其單個企業的專業化分工,可以達到匪夷所思的程度。無數企業彼此之間互為配套關系,按照訂單需求不斷動態重組,生產不同的產品。

    例如,一卷鋼卷尺的生產成本不超過2元。如果脫離這種供應鏈體系,鋼卷尺一樣能生產出來,但成本不能控制到這么低。價格一旦提高,就沒什么競爭力可言了。

    除此之外,中國龐大的工程師群體和熟練工人群體,都可以為供應鏈網絡供給龐大且高效的人力資源。

    夢百合是國內知名的記憶棉家居制品生產企業,擁有塞爾維亞、西班牙、美國、泰國、南通如皋五大生產基地。夢百合董事長倪張根表示,選擇在泰國建立生產基地的原因是其市場化程度更高,而對于越南,他認為越南并不具備成為世界工廠的要素。

    廣州商人趙新提起,曾經幾次去越南考察,不覺得越南現在有什么優勢,感覺只能做一些對設備和原料要求不高的鞋服生意,即便是技術含量不高的家具行業,越南也不具備優勢。

    “缺乏比較完善的產業鏈,只有橡膠木的優勢,但橡膠木做不了木紋,只能用來做美式低端家具,甚至連連抽屜拉手都沒有……越南的工藝相對差很多。”

    趙新還談到,以前還是有不少企業轉去東南亞,但現在沒有了,轉去的企業里,有一部分都陸續虧死回來了。“越南租金和珠三角差不多了,雖然工資相對低點,但工作效率很低,工人都不加班,相對較懶惰。”

    除了在勞動力成本上有一點優勢之外,越南其他各項基礎設施、供應鏈完備程度、管理能力、消費規模、人才資源、土地等多重要素,都和中國有較大差距。

    中國有能力把產品的綜合生產成本控制在一個非常低的水平,這是一種不可替代的系統競爭力,甚至是看似發展迅猛、大有取代之勢的越南,也是這套成熟系統的使用者和受益者。

    越南不可能在依賴這套系統的同時取代這套系統,成本不允許。

    “制造”走向“質造”的歷史經驗

    中國制造業的發展過程并非一帆風順,尤其是在中國企業全球化過程中,遭遇過很多越南企業無法想象的困境。

    單在越南,就已經有不少關于中國制造艱辛發展歷程的事件。

    1999年,中國摩托車進入越南市場。僅3年時間就迅速占領了80%的市場份額,位居第一。

    但由于企業之間的價格戰、低劣的質量水平,到2003年,中國摩托車在越南的頭把交椅就被日本重新搶回去了,之后,中國摩托車在越南全線敗退。從那之后,中國制造在越南成為了“劣質”、“低價”的代名詞,徹底失去了當地人的信任,甚至至今越南人也不買賬。

    類似的案例還有很多。1999年,劉永好躊躇滿志地將新希望集團第一家海外工廠開在了越南。但是讓他萬萬沒想到的是,越南農民對新希望飼料,流露出的是鄙夷神情。

    今天的情況已經非常不同。我國目前已有超過200種主要工業產品的產量居世界首位,品類生態非常完整。在經過早期質量水準參差不齊的情況之后,如今中國制造已經今非昔比。

    互聯網技術和工業互聯網平臺應用,為解決制造業技術手段落后、產品運營粗糙等問題提供了新契機,中國制造的“下限”正在被不斷提高。

    世界機器人大會上公布的《中國機器人產業發展報告2019》顯示:全球機器人市場規模2014至2019年平均增長率約為12.3%,中國增長率約為20.9%,高于同期全球平均水平。

    其中,2018年中國工業機器人產量達到14.8萬臺(套),全球產量占比超過38%,已連續6年成為全球最大的工業機器人應用市場。

    隨著“新基建”的深入,相關政策也在不斷加碼工業互聯網。反觀越南,其工業制造體系尚未經過經濟周期波動的考驗,抗風險能力、持續進步的能力不得而知。

    復興號高鐵、北斗導航、C919客機等一張張響亮的“中國名片”,更成為“中國創造”的有力見證。

    我們看到大量的中國制造業企業在加速崛起,一改往日被貼在身上的低質量標簽,并且更多參與到國際化的競爭當中。

    這意味著中國制造的質量品質,在高性價比的同時獲得了更多國家、市場的認可。這是過去幾十年激烈市場競爭跑出來的成果,不會在一朝一夕之間被趕超跨越。

    “人”的力量

    相比較宏觀的問題,可以說明中國世界工廠的位置不會被替代,還有一個更加微觀層面的“人”經常被忽視。

    在越南,有一個被稱為“中國干部”的群體,這個群體數量大概有幾十萬人,分布在家具、服裝鞋帽、電子等各行各業當中,他們中的大多數有臺資企業的工作經歷。

    最早,中國臺灣企業在東南亞及中國大陸投資建廠,獲得巨大成功。尤其是在大陸,廉價的高素質勞動力結合臺灣的管理與技術,形成很好的配合,再通過臺灣企業對接美國市場,這一切讓大陸和臺灣獲得巨大的成長機會,大陸的經濟多了一個重要的拉動力。

    其經濟背后的拉動力離不開一個非常核心的要素,就是人。中國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一直有“人才紅利”,不僅有勞動者紅利,也包括管理者紅利。

    有一群overqualified群體(大材小用),不少“中國干部”都有不錯的學歷和技術,但是在當年的非市場經濟條件下缺乏施展舞臺,能力無法轉化成與之匹配的收入。

    早年在中國大陸投資的外資企業,在相當市場化的條件下提供薪酬,有的可以達到10倍薪資,高收入極大吸引了overqualified進入外資企業。

    外企招聘同等技術水平的香港人才或者國外人才,大陸的人才要便宜很多,這是其他國家都沒有的紅利。外企企業得到更快發展,大陸人才也獲得足夠的報酬和發展機會,這是一種相互成就、共同成長的關系。

    雖然越南30歲以下年輕人占總人口的60%以上,但受教育程度普遍一般。越南高等教育人口占比才9%,除去“體制內人士”,真實可用的人才更少。

    低成本的勞動力則多半是農民,沒有多少產業工人,高科技人才更是處于稀缺狀態,這也是外資在越南面臨的最大問題之一。

    如何看待向越南的轉移?

    前文細數了中國制造相比于越南的諸多優勢。如果世界工廠的地位不會變化,我們又該如何去理解正在真實發生著的制造業“轉移”?

    制造業向越南的所謂“轉移”,實際上是中國供應鏈規模逐漸擴大、網絡越來越強大之后出現的“溢出”。

    真正轉移出去的,是整個生產流程中最簡單的組裝環節。這部分工作比較依賴于勞動力,所以企業需要找組裝環節比較有優勢的國家。

    其他更加重要的制造環節,則很難被轉移出去。

    如今各國在各大類產業中,早已習慣和實現了工序層面的跨國分工,復雜工業品已經很少有能在單一國家內部完成全部生產環節。

    拿家具這樣相對簡單的制造業行業來說,其生產過程的技術含量很低,但同樣需要國內外供應鏈網絡里眾多環節的支撐,包括海外進口的高檔木材、裝飾材料與各類配件。

    技術含量高的電子科技等行業更是如此,只生產某一類精密產品的中小型企業比比皆是。其復雜程度更加考驗供應鏈網絡的能力,大家越需要在生產環節上保持協同性。

    中國供應鏈網絡向東南亞溢出是既成事實,但大多數行業都沒有脫離出中國龐大的供應鏈體系。

    生產環節向海外尤其是向越南的轉移,無需支付美國更高的關稅,可以被看做是企業在貿易摩擦下的自救措施之一,但他們背后依靠的,仍然是中國供應鏈網絡。

    如果不是因為貿易摩擦,企業大規模遷移至越南的情況甚至不會出現。

    寫在最后

    一味的渲染越南威脅,或一味強調中國的優勢,都并不可取。我們應該以更加冷靜客觀、更立體更動態的視角去看待今天的中國制造業。

    眼界格局放大到全球更大的市場,去觀察技術對于產業的推動作用,觀察者將會有更多的收獲。未來的中國制造業,有能力注入更多的創新基因,依托于硬核科技獲得更加長足發展,這是越南等“替代者”暫時不具備的優勢。

    2020年,中國“新基建”正在發力,以5G基建、特高壓、城際高速鐵路和城際軌道交通、新能源汽車充電樁、大數據中心、人工智能和工業互聯網為主的科技端技術設施建設正在加快,這些都是值得期待的中國制造新局面。

    *本文系轉載文章,侵權聯系刪除

    投資越南,你入場了嗎?李雪去查看

    借道東南亞,未必能省錢! 轉口越南、柬埔寨政策風險匯總!李雪去查看

  2. *中文字幕乱码高清免费,中文字幕乱码免费,中文字幕乱码免费视频